为什么我要避年

对于自闭华人来说,春节或新年相等于国外的圣诞节。其他国外自闭人记载的经历,记载着圣诞节带给自闭人的各种焦虑。正如我欣赏且见过的自闭作家 Yenn Purkis 所写道的,“所有圣诞节带来的期许和混乱通常会导致崩溃和种种不同的压力”。我觉得春节也带来不少压力导致我崩溃,所以我尽可能避免过春节。

很多自闭人,每逢佳节,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这包括了:

  • 期待和忧心假日不会像想象中的好
  • 对佳节食物的厌恶和压力,有一些食物甚至会带来不熟悉或难受的味觉
  • 各种感官的突袭,如:嘈杂的谈话声,烟炮声等
  • 太多的酒或食物
  • 对于每天的常规造成的干扰
  • 新年装饰可能会对于自闭人来说,视觉上过于刺眼或混乱
  • 造成家人更多的冲突,例如:年长一辈对于自闭症的偏见,排斥和否认
  • 春节会带来人与人之间过于尖锐的思维,文化和观念上的冲突
  • 亲戚间无意上的比较,尤其是对于钱,事业和感情的比较。对于红包给的大小,或者工作的范畴,考虑着自闭人一般因为社会排斥而在职场上不顺遂,这造成自闭人一般感到羞愧。
  • 以上种种的因素,过压抑,过多,可能造成自闭人的崩坏。

以我个人看,我没有女朋友,我没有一个新加坡人觉得看得起的“事业”,我的薪水又相对少到不够养活一台车这类基本的生活费。我非常坦白,虽然人生诸多不如意,但是我的不顺更胜于其他一般人,我在众亲人前只是不及格的人物,何必要受苦过年?我宁可不吃团员饭了,“团圆”对我来说是个人感觉上的分裂,在亲友讲着我不如其他亲友的“事实”,我还要看在众长辈们的“面子”,摆出一张塑料,不真实的笑脸。过年我连让我感觉舒心的神色(尤其是黑色)衣服我也不能穿呢。

大家不需要感到内疚,不在至亲的身边,好好过节。如果春节真的困扰着我们,这不能达到我们民族对于春节“除旧迎新”的期许,旧的一年的问题在新的一年浮现,这真的是我们要过的节日吗?逃避虽然不是解决的问题,想想看,这些亲人如果我们一年只见一次,他们又如何体恤我们自闭人每日每夜面临的挑战呢?他们若真的能与我们携手让我们一起面对我们的挑战,我相信他们不介意花金钱,时间和经历,在我们的身上了,在过年的各种指指点点就不必要了。

每年新年,我不想看到红包,我不想听到亲友给我的“关心”。我要的,是在一个安静的环境,重新阅读中外经典名著,与永垂不朽的东西引进我的新思维,新体悟。大地回春,万象更新,我想要结合我个人独有的经验,时代现有的需求和中华文化悠远的传统,揉成一幅脑袋和心灵上美丽的山水画,再用我们个人独有的方式,呈现并诠释在春节后其他时间的作息上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